神谷病重度患者

天天就是天天

如何正确地通过评论勾搭画手

这个有趣@恩哲 

若木为茶:

鉴于有些写手小伙伴抱怨画手不好勾搭,有些画手小伙伴被一些评论弄得十分郁闷,于是来写个不保证对也不保证全的无责任指南,愿大家都能勾搭上脑洞相通的画手小伙伴~


1.做好阅读理解


错误举例1:哈哈哈哈哈!


错题点:这可如何回复……大部分画手都语死早,我等连ID都取不出来,甚至用颜文字来填写ID的文废们,真的不知道如何用颜文字之外的东西来回复全能又抽象的哈哈哈QAQ


正确举例:太太您真是丧心病狂哈哈哈哈哈!那个XX居然做出了XXX的事情,很好这很符合人设哈哈哈!


太太:谢谢夸奖,我还要继续努力,把丧心病狂发扬光大,让丧心病狂走出地球,征服宇宙(ง •̀_•́)ง 【不是】


PS:如果太太画了感人至深的正剧,就不要夸人家丧心病狂了。


错误举例2:【在不能保存的图片下评论】右键不能,已经截图  或:【在 照脸打水印的图片下评论】水印已抹,原图抱走


错题点:不能保存和脸打水印一般是专门设置的,很麻烦。肯费这个功夫 设置的画师一般都经受过包括但不限于 画了一个女神结果被营销号拿去配图这样的女孩不能要!染发剂或致心理变态 或 被盗图然后生产出仅此一家!原创韩版纯棉精梳动漫萝莉初音三夕爆款内裤 等非人的折磨,潜台词就是我已经是个被伤害成版权过敏的废画师了, 不要来刺激我我发起疯来连自己都害怕。


正确举例:【私信】太太我想要XX图做头像/壁纸(此处写明非商业的具体用途),请问能求个无水印的图来用吗?


如果不想勾搭太太只想自己用一下,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自己悄悄抹掉水印或截图,在非网络环境下使用(比如设为手机壁纸),头像什么的有些人觉得非商用无所谓,有些人会在意,所以因人而异,最好还是问一下啦。


2.永远不要夸太太画得像谁谁谁


错误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这即视感仿佛*EI子太太2.0!


错题点:画手基本上都希望自己的画风像身份证号码一样独一无二,这么说的话,被夸的太太和*EI子太太都不会高兴的。


正确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一眼就看出是您的画风!


当然,如果画风并没有非常独特,这个,不夸也行……


不夸画风像谁就浑身难受的进阶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仿佛______再世!(下划线内请填写非常有名且死了很久的画师,比如达芬奇拉斐尔莫奈克里姆特,像是达利毕加索请慎用)


3.看清CP tag, 可以脑补别的CP,但是不要说出来


错误举例:太太您画的BA简直神了!(然后cp tag其实是AB)或:太太您就不画画AC吗!(其实cp tag只有AB)


错题点:画师大大内心OS:评论说BA好AC好就是不说AB好,那就是说我的AB安利卖得不到位,卖了假安利,我要生气了!此举对于洁癖大大杀伤力+1000%


正确举例:AB真棒真可爱,AB的XXX互动我喜欢~


这样太太就可以回复哎呀我也是,其实XXX互动后还有XXX剧情,不说了我去画一下明天更新。


4.有技巧地求图


 错误举例1:太太你画一个我!


错题点:如果你不是画师太太爱豆又没有给钱,一般这事不能成,能成都是真爱。


正确举例:想看太太画更多XXX~(XXX是太太正在萌的东西)


错误举例2:太太我脑补了XXXX梗,你画一下呗!


错题点:画条漫的乐趣在于脑补不在于画,你都把脑补讲完了只剩下画这个步骤,这仿佛是剥夺了吃饭的权利只留下发胖的权利啊!


正确举例:太太我脑补了XXXX梗,觉得XXCP一定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呢«٩(*´ ꒳ `*)۶»


这样万一画师太太觉得你的梗很萌脑补了100P长漫画【which经常因为手速不足缩水到1P】,就会主动来要授权画了~


5.分清同人和原创 


错误举例1:【指着XX同人】这个原创真好看,这个原创从衣服到发型都好看!


错题点:我画得有那么OOC吗,太太怀疑人生,太太不想和你说话。


正确举例:这个【此处复制粘同人tag】真好看,这个paro的世界观好新颖哦!(新颖到我差点没认出什么的请尽量不要说或者委婉地说)


于是太太有一定概率会展开描述一下世界观,有一定概率会给你讲个棒棒的故事。


错误举例2:【指着XX原创】这个是*日月吧?要不一定是*狐!算了我猜是*笔小新!


错题点:太太非常悲伤,非常伤心,非常生气,愤而关机,太太再也没有开机回复你的评论。


正确举例:啊啊原创图呢,太太居然画了原创图哦~(因为画得太少而不小心让我往同人角色上去猜了这种大实话就不要说了嘛)


6.画手也是大活人


这个不好举例子。


中心思想就是,就算是用电脑画的图也是太太画的不是电脑画的,付出了很多时间,不要无授权搬运,抹水印,商用etc. 也请不要说一些你怎么画图这么慢你看看隔壁*台太太高产又高质日更千图分分钟搞出一人役小动画……有的画师真的就是画的慢或者三次元忙,催图也没有用……愿意用闲暇时间画稿子以外的图都是用爱发电,希望大家理解~!


而且大活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和缺点,长相也是各不相同,请不要过度美化,把画手们看成白衬衫白裙子坐在高脚凳上优雅画画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哥哥或者神仙姐姐,然后在幻想破灭以后留言说您的形象算是毁了。比如我这个咸鱼画手就是白天搬砖晚上画图穿着睡衣刘海没洗脸如僵尸而且性格阴沉不讨喜不要存留任何幻想


PS:对于催图,有的画手觉得是动力,有的画手觉得是压力,不能一概而论,总而言之,就是谨慎催更。


7.评论以外的勾搭方法


如果和太太同处一个冷CP:住在同一片冻原上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回复太太,太太就是你的了(基本上)


如果和太太同玩一个游戏:可以加好友呀!但是要考虑玩太嗨以至于太太人间蒸发打上全服前10走向电子竞技巅峰再也不更图的可能性


如果太太喜欢猫而你恰好有猫:日常晒猫,太太会来云撸的。


如果可以投喂太太:投!喂!他!(当然要适当考虑太太是不是不吃辣, 或者有不吃包装设计难看的食品的强迫症)


如果你是写手/手作家/画手/剪刀手等粮食产出者:产出粮食,然后太太就来勾搭你了(ノ)`ω´(ヾ)


8.注意留出人际交往的安全空间:


错误举例1:太太窝喜欢你的图!太太窝喜欢你!太太我已经摸到你的学校你的单位你的住址了我愿意每天潜行在您身后10米的地方保护您的安全!


错题点:虽然可能只是这么一说,但是人家已经报警了。


正确举例:请按照 成为脸熟ID→聊过天→成为好朋友→愉快面基→成为日常见面亲友 的顺序正确接触一个网上的陌生小伙伴。


错误举例2:太太我喜欢你的图!我已经把你画的特别带感的小黄兔安利给你母上大人了!我已经把你上班摸的1000转的鱼安利给你的顶头上司了!我已经把你画在考试卷背面的特别传神的师生paro安利给你的班主任了!太太我想把你安利给全世界好不好呀?


错题点:次元墙塌得如此猛烈,太太已经跳河了。


正确举例:世界上有一些社恐的人希望只和萌点相同的人聊起自己萌的东西,七大姑八大姨那种我家XX可厉害了出书了还是R18的介绍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如果一定想要安利给三次元不相干的人,请按照 安利原作→安利CP→安利CP画手 的顺序按照基本法卖安利。


9.关爱咸鱼画手


我造大家想要的画手小伙伴是那种高产又高质,脑洞分分钟,有的时候还会为你画脑洞的理想型画手,但是请也请爱护我等年更一张图的手残画手和三庭五眼尚在摸索中的小透明画手,万一他们哪天就成长为了日更千图的画手和原创漫画家了呢~


特别注明:不是每个画手都愿意被称作太太,以上的画师太太只是个人对于画手群体的代称

[青黄]他的雨

好美好美好美好美

离尤:

  1


  


  黄濑被推到天台上一瞬间,着实被白而透亮的天光晃了下眼睛。


  


  等他被一群人簇拥着站上护栏旁的台阶上时,楼下操场上忽然传来更大声音的女生尖叫,那高分贝的呼喊让他头皮都麻了。


  


  “天啊!是黄濑君!”


  


  “快看快看,黄濑君来了!”


  


  “黄濑学长!看这里!”


  


  “黄濑君怎么在这里呀?是不是为了3班的夏川?”


  


  他刚要往转身后退一步,就被围上来的人挡住去路。“黄濑,你可不能逃,这是我们足球部每年毕业典礼的保留项目。”


  


  “我不是二年级就退部了吗?早就不是队员了,让我过来做什么啦!”


  


  “你加入过我们足球队,身上流淌着足球队的血,参加社团活动有什么不对?”


  


  黄濑抓狂道:“我还参加过排球部、戏剧社、卡拉OK社呢!”


  


  “不管它们,你只要参加过足球社就是足球的人了,谁能想到所向披靡的帝光篮球部主力竟是足球队出身呢?”


  


  黄濑心想:胡说什么,和篮球有什么关系,我的篮球可是小青峰教的好吗!


  


  “我们社团明年啦啦队的招生任务也全依仗你今天的表现了。”部长把他转了个圈面向楼底人群,劝说到:“黄濑,你中学三年难道就没偷偷喜欢过哪个女孩子吗?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就不想对她表白吗?错过这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意的,是男子汉就大声说出来!”


  


  黄濑看着操场上乌泱一大片,只觉得进退两难举步维艰。


  


  在部长说完之后,有部员小声说,全校女生都喜欢黄濑吧,哪有他表白不成功的事。


  


  可是……黄濑心说,可是我喜欢的人不是女孩子呀。


  


  他看向人群之外,那个人站在操场跑道外的樱花树下,单脚支地靠在树上,风起,他的衣角和枝头花叶一样摆动,他双手抱胸看往这头,黄濑站在楼顶,拥抱过那人的风又从他怀袖穿过,像一整春季的花朵全都落在他心头。


  


  黄濑站在台阶上半晌没说话,女生也从开始的尖叫变成私下交头接耳。他身后的足球队员说:“黄濑,你大声喊一句我爱金枪鱼三明治也好啊。”


  


  他们所站的这栋楼不高,所以从黄濑的角度清晰可见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向青峰走去。好像是青峰同班的爱奈……还是绫乃?他记得有一次去找青峰,青峰的校服外搭没有穿在身上,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小心挂破了一道小口,今天家政课,绫乃说帮他补一补,就是坐在他前桌的那位。黄濑想了想,他见过几次,是一个飒爽、漂亮、温柔……并且胸大的女孩子。


  


  绫乃走近了他……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


  


  是情书或者亲手做的礼物之类的吧!黄濑脑门冒汗,双手紧紧抓住栏杆。可恶——不管啦!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大喊一声:“啊——”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汇聚到他身上,女孩们高声呼叫,绫乃转身停下脚步。


  


  青峰也扬起头看他,穿过人群宽广的操场,注视的目光与他遥遥相望。


  


  黄濑站在那么高的地方,天空中一朵一朵的白云像层叠饱满的花团,在他头顶如夜昙缓慢绽开,忽然拨开云雾,天台被点亮。


  


  他把手掌张开放在嘴边当做喇叭,大声地喊:“喜欢你!我喜欢你——!”


  


  底下女生疯了一般尖叫,青峰也从树下走过来,在黄濑的视线中移动,好像棋盘上的骑士单枪匹马破空而来,而他大敞城门,从不设防。


  


  楼下的女生闹哄哄的,黄濑喊完之后耳朵通红,没有人知道他说的是谁,或许是学妹,或许是同窗女生,是周五食堂的奶油蘑菇汤也说不准,人们讨论着话题人物的告白对象,但只有他和正确的那个人清楚,就足够了。


  


  他从台阶上跳下来,面对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站在天台上的他侧头把左耳的耳环取下来,平摊在右手手掌上,是一个青色的不带任何装饰圆环。他紧紧握住这枚耳环。


  


  黄濑没有什么青春疼痛,他青春期所有的疼痛都来自于打过耳洞后红肿发炎的左耳,也极少有迷茫,他向来是认定了目标就不断向前奔跑的人。冥冥中有什么关键词从时光河流里水落而石出:青春期、耳朵疼痛、青色的耳钉、篮球、跑道尽头的背影……


  


  他紧紧握住,抬手,伸长,松开手掌——


  


  小小的耳环从空中坠落,飞速下降的同时飞速翻滚着,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这一切,女生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青峰拔足狂奔,从人群外围冲到黄濑所站位置的正下方,起跳!


  


  青峰凭借过人的身高稳稳地伸手抓住了黄濑抛下的东西,不管身后女生在叫什么,他都没听清,他摊开掌心看了一眼。


  


  等他再抬头想看看黄濑的时候,仰头只看到视线中令人目盲的天光。


  


  2


  


  毕业典礼在最后一次唱完校歌之后结束,夕阳映在墙上如油画般浓郁,青峰找到黄濑说,走吧,我饿了,我们去吃东西。


  


  黄濑看起来很高兴,负手面对着他,一边讲话同他说笑一边倒着走。天桥下车来车往,青峰不时接着他的话,下桥之后才牵着黄濑把他转过来,“看着路啊。”青峰说。


  


  大概是撞上晚高峰,电车站台人潮拥挤。他们两人好不容易挤进车厢,又随着不断上下的乘客被人流推到车厢最里面,黄濑都快贴在门上了,青峰站在他背后,艰难的撑出一小块天地。


  


  逼仄的空间里似乎头顶的空气要好一些,青峰仰着头站了一会儿,又被头顶灯光照得难受,再低头时视觉里一片白茫茫的摇曳的幻象。黄濑背对着他站在前面,在玻璃窗上看到他倒映出的好看的脸。


  


  黄濑背了一个帆布单肩包,不知是因拥挤还是其他原因,背包的肩带在黄濑背后扭了一道,青峰怎么看怎么觉得不顺眼,他伸手把背带翻过来捋顺。


  


  黄濑被他弄的有点些痒,小声问,你在干嘛?


  


  “你的背带,给你把它捋顺了。”


  


  黄濑看不到他的动作,只能感觉到青峰从后背肩胛骨开始一路向上,沿着肩膀,一直滑到胸口,像安抚一只猫一样温柔,黄濑心口乱撞,心想,幸好他不是猫,不然因为抚摸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也太丢脸了。等肩带终于被抹平后,黄濑十分没出息地松了一口气。


  


  青峰抬手从他胸前拿开,却被进站后的人流推得离黄濑更近,整个人都贴在黄濑身上。他一手撑在黄濑头边的玻璃窗上,一搁在他胸前,这个姿势倒像是把黄濑护在怀里一样。


  


  他们第一次这么贴近。


  


  黄濑垂着头不说话,露出一片白皙的脖颈和打了耳洞的耳垂。原本挂了一个青色的耳环,他知道,只不过现在这个耳环在他的口袋里。


  


  青峰从前就很好奇为什么黄濑要在夏天打耳洞,此刻他猛然生出捏一捏他耳朵的冲动,可是他宽厚的手还贴在黄濑胸口,黄濑的薄衬衫下温热跳动的心脏噗通、噗通、噗通,像是有什么东西,也轻轻敲着青峰心房的门。


  


  青峰不知所以地抓紧黄濑胸口的毛衣,车厢在晃动,他怀中的人似乎也在颤动,于是那点坏心就起了,他稍一低头贴近黄濑的耳廓,还没等他说话,黄濑的耳朵就红了大半。青峰轻笑出声,低声和他讲,站不住的话记得抓紧我啊。


  


  像一尾毛茸茸的尾巴尖轻轻撩着他的心口,黄濑这时又想,要自己真的是猫就好了,躺下来坦诚地露出肚皮,任由那个人抚摸,再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


  


  想抓住他的手,而不是紧紧攒住自己出汗的掌心。


  


  狭小的空间里,黄濑鼓胀得快要溢出的情绪忽然破土而出,抽枝发芽,洒洒洋洋的枝叶就这样撑开了缝隙角落,沙沙地搔动他的心,每一寸感知都荫蔽在大树的影子下。


  


  他的发上眉毛睫上落着他的呼吸——他的眼里心里装满了这个人。


  


  黄濑的掌心湿透了,抓着裤子留下不少褶皱,他期望这一站快点到,又希望列车永远不要停下来。


  


  青峰微微低下头似乎有话要和他说,细微的气流钻到黄濑耳朵里令他发痒,黄濑本能地扭了一下,却感到箍住他的手臂收紧了些,青峰笑了两声,把胸腔的震动一并传递给他。


  


  一块块发光的广告牌从玻璃窗闪过,黑暗的隧道,明亮的车厢,摇摇晃晃的扶手,穿过地铁的风。他好像身处万籁俱寂的无人之境,直到有话语像巫术一样把他唤醒:


  


  ——“你心跳跳得好快。”


  


  黄濑未答他话,好不容易到站后人群松动,青峰放开他往后退一步,他立马转过身来同青峰相向而立。


  


  车厢内气温比室外温度要高,黄濑有几缕发丝被汗沾湿了贴在额上,他脸颊有点红,鼻尖也是红的,看着青峰,眼神警惕。黄濑不笑的时候很像女生喜欢的遥不可及的白衬衫学长,好在他大多数时候都是笑模样,眉眼舒展恣意生动,像奶油蛋糕上的草莓一样鲜活得恰如其分。


  


  青峰说不出来哪里心痒痒,盯着黄濑看了半天,时间久了黄濑也不自在,率先转移了目光。他手指攥着背包带松了又紧,反反复复恨不得要抠出一个洞来,再抬眼,却撞上青峰过分认真的眼神。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他的鼻尖上轻轻蹭过一个柔软的东西。犹如过山车急速上升致使他头脑空白,思维追不上感官,他只能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地铁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没有人注意到他,他面红耳赤心如擂鼓,在脑海里不断想扔了包蹲下来抱住自己把脸埋进去,千万不要被人发现呀,不要被人发现他的秘密,只要整片星空他只要一颗星星,摘下来当他胸前的纽扣。


  


  青峰没有再看他,他在行进的列车里把所有的问题与所有的回答都留给了黄濑。


  


  3


  


  有人说嘴唇的触碰是最简单的表达喜爱的方式,还有话说接吻的甜蜜取决于空气里氧气的浓度,是因为车厢内氧气含量太少了,直到下车后黄濑依然感到轻飘飘地不切实际。


  


  从站台出来,刚刚阴晴不定的天空隐隐有雷声,青峰说,我们找个便利店买把伞吧,顺便吃点东西。


  


  他们走去便利店,又在店里挑了三明治、关东煮,结账之后果然听到外面下雨的声音。


  


  为了躲雨,不少人来店里消费,他们俩嫌房间闷热,就站在店外屋檐下开始吃东西。


  


  黄濑买的一条能量棒里送了一张小卡片,他拿出来正反两面翻着看。


  


  “这是什么?”


  


  “上面写着心愿卡……不过看起来就像小学同伴间收集的人物卡片吧。”


  


  “心愿卡,能许愿吗?”


  


  黄濑笑着问他:“小青峰想许什么愿?”


  


  青峰答道:“信这种东西也太弱了吧,想要什么自己去拿就可以了。”


  


  “唔,说的也没错,不过也总有力不能及的事希望寄托于许愿的。”


  


  “如果这样说,那希望世界和平、早日看到外星人这种吧。”


  


  “哈哈哈哈,”黄濑笑道:“能量棒的心愿卡可能承载不了这么大的愿望。”


  


  “那你来许愿好啦。”


  


  黄濑摇头,问他:“我的耳环在你这儿吧?”


  


  青峰三下两下把三明治塞到嘴里吃完,拍拍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小小的耳环。


  


  “喏,在这里。”


  


  “还给我啦。”


  


  “你都扔下来了还要回去做什么?”


  


  “既然在你手里就还给我,我要戴回去,耳洞合拢了很麻烦的。”黄濑伸手去拿,被青峰挡住了。


  


  “你要戴上?”


  


  “对啊。”


  


  “我帮你戴吧。”


  


  “……”黄濑安静地看着他。


  


  春雨密密,从檐间坠落串成了帘。


  


  青峰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捏住耳环两侧,稍一用力,向外掰开,圆环被分成两个半弧形。他转身面向黄濑,凑近他摸了摸他的耳朵,很柔软,很……可爱。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咽口水,也不知道为什么手心开始冒汗。找准了位置,青峰把耳环穿过他的耳垂。那一瞬间黄濑睫毛颤抖,脸又红了,像再一次被什么东西贯穿。


  


  过了许久,黄濑开口说话,“你刚刚问如果可以许愿,我会许什么。”


  


  青峰看向他。


  


  黄濑看着前方,天地间只剩绵绵细雨和檐下躲雨的人。


  


  他说,我希望雨永远也不要停。


  


  青峰把手里的伞放在身边,沉默着走进雨里。他转身面对黄濑,张开双臂。


  


  “好了,现在我也淋了一身的雨。”


  


  然后他走回檐下,面对着不解的黄濑,一言不发,只是扯住黄濑的袖口,一把将他抱在怀里,收紧了手臂。


  


  “明白了吗?”青峰贴在他耳边讲话。


  


  黄濑错愕了半晌,只听得见落雨的声音和他有力的心跳,他闻到青峰身上的味道,混合了雨水湿漉漉的春天的气息。他缓缓抬起手,这样就可以了。


  


  ——抱住他。


  


  ——只要抱住他,就可以永远留住这场雨。


  


  END


  


  



狗:阿崽快来我在前面等你!
崽:狗哥亲爱的我来啦!
犬神:前面两个人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气,只有我散发着单身狗迷人的芳香[doge]
(公频上偶然看到的幸运儿并由此脑补出一段对话)

【澄你】【澄我】喜欢老师是怎样的体验?

这就是我啊!时时刻刻想当舅妈的我啊!

蟹黄加子仁:

*ooc


*澄你


*微忘羡


*跟风知乎体


*教师节快乐






想了还是选择匿名了,如果有人猜出来大约会对他造成困扰吧。


叙述有些乱,想到什么写什么。


我喜欢的老师,是我的导师,我暗恋他大约有六年了。


刚入大学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这位老师的大名。全校最严厉脾气最暴躁的,每一个从他手里毕业的学生,都极怕他。也是全校最骚包的直男,常年穿着基佬紫衬衫,长着一张帅气的脸,但是至今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男朋友。


据传言当初有个学姐毕业之后和他告白,他问那个穿超短裙的学姐:“你会做莲藕排骨汤么?不会做饭的我不要。哦对了,别穿这么短裙子,看着冷。”


然后他的直男癌之名传遍全校。


这个人恰好是我们的辅导员。


当时很为此烦恼,而今想来大抵是缘分。






开学军训,连着三四天都是艳阳天,一滴水都没有落下,晒得人眼晕。


我稍微有些低血压,走下楼梯的时候一个不留神摔了下去,没什么大事,只是脚磕了一大块青紫没法走路。被同学搀着一瘸一拐往医务室走,到半路就遇见了他和另一个老师迎面走来。


天知道我有多花痴,脚疼的要死的时候,还有心情想这两个老师长得真好看。尤其是另一个脸上带笑眉眼弯弯的老师,看着就讨喜,姑且称他为W老师吧。


W老师也是全校有名的老师之一,最温柔最可爱最让人喜欢也最……唔……招人。据说W老师和他是竹马竹马的死党,明明是性格迥异的两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做了这么好友的。


大约是互补?


我当时是这样想的。


然后他大约是上前说了句什么,我都记不太清了,毕竟六年了。我只记得他似乎是极严厉地训了我为何不小心,而后背对着我半蹲下来,将我背起来,和W老师一起把我送到了医务室。


那时候的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想。他穿着暗紫色的衬衫,他应该是喜欢这个颜色的,好几次见他穿了,也只有他能把这个颜色穿的这么正直好看。鼻尖充盈着他身上微微的汗味和洗衣粉的味道,我的心脏几乎要鼓动出来。


我忽然知道他为什么和W老师合得来了。


他们都是温柔的人啊。






喜欢上一个人大概是没有道理的,也无法控制的。


此后我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他的背影,关注他的每一个动作。却又在他看过来的时候移开我的视线。


他虽然对学生很严厉,但是也很护短。


我们班上有几个太不服管束的学生,又一次在校外被几个小混混找了麻烦。我路过看了一眼,不知怎么就打了他的电话。


小混混开嘲说:“看你们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还敢和我们杠,打得你们哭唧唧去找老师哭吧。”


这个时候他走过来,一边挂掉电话,一边解开衬衫领带,声音很冷地说:“他们的老师是我,你们还有什么遗言么。”


这个台词,真是太中二了。


可那一刻我觉得,他光芒万丈,带着无人可挡的杀伐之气,如天神一般降临。


而我,是背景板之一。


后来他将那几个学生教训了一顿,自己揉着被打破的嘴角去了医务室。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冲出去说:“老师我送你去。”


他没有拒绝。


于是我捡起他落在地上的公文包和领带,压抑着嘴角忍不住的笑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他和我说,不要把今天这件事情说出去。


我很用力地点头了。


怎么会说出去呢,这么帅气的你,我想独自留在心里慢慢回忆。






去医务室的时候,又遇到了W老师,他正在趴在医务室L老师身上说什么,见到我们进来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大笑出声。


也多亏W老师这么一闹,上药之后他完全忘记了领带这回事,只拎着公文包就走了。


我悄悄把领带藏在手心,揉成皱巴巴的一团,心中欢呼雀跃。


说起来我还是很害怕这位L老师的,总觉得他的目光似乎能看透我的想法一样。我的晦涩阴暗的单恋,在他眼里无所遁形。


不过幸好,他从未说开。






哦对了,说个题外话,L老师和W老师是一对很相爱的恋人,这件事情是我大二的时候知道的。他们都是男人,但是他们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真好。






那条领带被我偷偷洗好藏起来,从没有拿出来看过。小心翼翼地守着它,就像守着我内心不可言说的那些秘密。


对于我来说,他首先是我的老师,然后才是我暗恋的人。我不能让我的喜欢,对他造成任何污点和困扰,却又无法忍耐地靠近他。


我知道他很喜欢学校里面的那些猫猫狗狗,时常在闲暇的时候拿着吃的去给它们。但是他又从来不去摸它们,哪怕小猫叫声绵软地在他鞋子上蹭来蹭去,哪怕小狗的尾巴摇地快要飞起来了。


不过我太怂了,每次只敢在他走之后悄悄过去,抚摸着那些靠近过他的小猫小狗。


有一次被折回来的他看到了我抱着其中一只小狗摸,我吓得几乎灵魂出窍,说话也结结巴巴的。不过他语气极为柔和地问我:“你也喜欢狗么?”


我紧张地点点头。


他反常地蹲下来和我一起看着这些小动物,和我聊各种关于狗的话题,眼神温柔。


我不敢用力呼吸,只偶尔回应几声。


这样就很好,这样就很幸福了,我满足地想。






我其实没有告诉他,比起狗,我更喜欢猫。


因为像他。






虽然嘴上凶,有时候说话甚至得罪人。但是内心柔软如四月春风。但也因为这样,我一直没有告白。他是个好老师,对于班上的每一个人,都很用心。他的温柔并不局限于谁,也没有特别。


因而一边深陷泥沼,一边理智清醒。






大四的时候,宿舍里面聊到了他。


我拿被子盖住半张脸,将自己的半张脸,偷偷听关于他的八卦。


据说他姐姐也是这个学校的老师,后来因为一场教学事故,为了保护一个学生去世了。他大约是为了他的姐姐,放弃了进修,留在这个学校里当老师。


对于他来说,这不只是责任,也是他姐姐生命的延续。






也是这一晚,我彻底放弃了对他告白的想法,决定只做一个安静的好学生,虽然四年来我都是这样的。


我喜欢他安安静静无人知,我喜欢他轰轰烈烈在我心 。


如果安静太久无人知,轰轰烈烈也终会将心焚烧地一干二净。


而后捧着依旧喜欢他的心的灰,继续看着他。






而后当了研究生,他是我的导师,我是他其中一个学生,我看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只有崇拜没有爱慕,就像是那些辗转反侧的思慕全然不存一般。


六年来我一直做得很好,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我的小心思。就像我藏在柜子里六年不为人知的的领带。


我大约是个影帝吧。


也许会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去大胆告白。


大概是我害怕吧。不是害怕被拒绝,而是害怕,在他的教师履历上,落下一个污点。






喜欢老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大约是,我永远不会告诉他,但是我一直喜欢他。


========================


更新一段近况吧。


我已经成功留校,将来也会在这里当老师。


如果不能和他当恋人的话,做他的同事也很不错。


最后谢谢你们的安慰,但是其实我并不十分难过,这样远远地看着他对我来说已经很幸福了,我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距离,说不定当了恋人之后反而不习惯呢?


我也想清楚了,喜欢他的心情更像是那些求而不得的迷妹,默默守护他就好了。


也祝他早日找到喜欢的人。


教师节快乐,J老师。



发现了很迷的一个哈哈哈哈哈哈老黑笑死我了

我狗儿子真帅啊啊啊终于翻身做主人!

喜欢青黄的第三年

喜欢上黑篮多长时间就喜欢了青黄多长时间。他们对我太重要了,也对我的人生有太大的影响。喜欢上青黄的时候是在升高三之前的那个暑假。闭着眼睛都能回想起刺眼的阳光与聒噪的蝉鸣,冰凉的西瓜和充足的冷气,这一切都是我人生中最喜欢的事物,更开心的是它们和青黄缠在了一起,让我以后每每想起青黄都想要不自觉地微笑。
青黄陪我走过了艰难的高三。我简直要感谢它的威力,在做题做的头昏脑胀的间隙想起青黄的瞬间,觉得连空气都是甜蜜的,连沉闷的导数题都欢快的跳跃在卷纸上。
无数次熬夜看青黄的文章,开心的时候笑到不能自己,虐的时候为他们流眼泪,想到黄濑大喊“小青峰”时轻快的声线就觉得一切还是阳光明媚。
我是一个异常长情的人,对喜欢的事物有无比深刻的眷恋,更何况是青黄——这个陪我走过漫长的高三,和身在异乡的大学的cp。
我想我会一直喜爱它,热爱它,甚至依赖与眷恋它。它终将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像水溶于水,浑然难分。
我更期待它以后的发展,但是无论过去多少年,我的黄濑和我的青峰都还是十六岁的孩子,活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也活在我的生命里。

更新之后的崽崽真的好美好美好美啊!!!
好想抱在怀里揉捏啊!!!
今天晚上二崽跟我睡狗子你去找大崽吧!(大崽穿着皮肤券换来的暴发户衣服)(莫名开始嫌弃皮肤券买来的行头明明更贵啊什么鬼😂)

已经对我们家亲爱的小二秃子不抱希望了😂咒语那么长就突突两下😂真的是两下😂每次他心情好多突突了几下我都觉得跟中五百万一样兴奋😂幸亏是小号要是大号我早把你喂给狗子了😂希望我们家的小二秃子快快长大呀😘